©耳 朵 | Powered by LOFTER

理想主义者

文/耳朵
冬季将至
一只候鸟向北高飞
它的身体流连于冰的温度
它的瞳眸忠诚于雪的颜色
北国才是它灵魂的归处

第一片羽毛留给它的父母
第二片羽毛藏在爱人的耳后
第三片羽毛交给春风捎去南方
他仅拥有赤身裸体的自由

愚蠢
是它爱上冬日的北国
纯粹
是它爱着冬日的北国
自私
是它只爱冬日的北国

在它生命的最后一刻
用残破的羽翼拥抱苍白的大地
胸膛里的火热渴望被冰封
雪温柔地降落
它被藏于北国的左胸口

如愿以偿
愚蠢、纯粹、自私的
理想主义者

评论(7)
热度(10)

我是一只畸形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