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 朵 | Powered by LOFTER

大字,载我!

是的,从今天早上婆的朋友圈说你要结婚开始,我就不高兴了

再到半小时以后你姗姗来迟的说,有人愿意娶你了,我更不满意了

你狡辩着说我是第四个知道你要结婚的人,我白眼翻的差点回不过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连体裤被你撑破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只是第四个人了

我的人生都差点被你毁掉,你却这么轻描淡写的让我变成第四个人

考虑到这里是公开场合,我艰难的忍住爆粗口的冲动

 

是的,读一本好书,就像交一个益友

事实上却是,交一个损友,就像读一本黄书

在人生最重要的阶段,性格转折的重要时期

我遇上了你这个瓜娃子

就这样被你从领奖台直接拉入粪坑

从此,我的人生不再有班长、学习委员

不再有主持升旗仪式、参加演讲比赛

不再有六一儿童节欢乐的舞蹈

不再有鼓号队的大指挥家

有的只是无休无止的浪笑

冬天数鸭子

夏天撩裙子

秋天买安眠药

春天去医院看望吃了安眠药被拉去洗胃的你

没错,我还没有忘记你吃安眠药这回事

还好我没有陪你

我怀疑我身上所有的陋习全部来自于你

幸好我高中果断的离你而去

不然我肯定只能在希望小学门口卖牙签牛肉

 

我一直以为我先于你长大

直到寒假再次见你

发现没有长大的还是我自己

你竟然会苦口婆心的教我每天洗澡,勤换内裤

可是我换不换内裤关你毛线事

竟然还教我工作中的为人处世,感情中的虚以委蛇

可是我学不会狗腿子,只能当个喷子

 

是的,你要结婚了

对象竟然不是唯一爱你的PC

我想PC应该长舒一口气

原谅我没办法好好祝福你

下次姓袁的还敢打你,叫上我

我一定加入他的队伍狂揍你

毕竟你已经坐上了宝马

我还在蹬自行车

顺便问一句有没有要去重庆砸车的

 

如果我最后还有什么不能忘怀

那一定是你拉着我在北门口正街上盯着人家卖的糕糕点点

我问你是不是要买

你说:我不想买,只想吃

又仿佛我以你家大字弟弟的视角

在陶嬢小卖部外面呼喊你

“大字~载我~”

你却对我竖了个胡萝卜般的中指,蹬着自行车渐行渐远

头也不回的带走了曾经的你,和曾经的我

 

说了这么多

发现都是狗屁不通

只剩最后一句

看在我打这么多字的份上,可不可以不赶礼


评论(1)
热度(3)

我是一只畸形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