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 朵 | Powered by LOFTER

四月第一天的风

文/耳朵


四月第一天的风
在一场酣睡后吹过我的睫毛
它毫无预兆地发烧
就像在跟我开一个玩笑

明明昨天它还绕过我的耳边
提醒我要穿得暖和点
因为春天被南面的海打了劫
北上的日子得晚一些

可怎么一觉睡醒
它便迷上了我轻盈的衣裙
我问风啊你咋这么调皮
它笑说想给我一个惊喜

于是在三月的尾巴
它吻红了樱花粉嫩的脸颊
染上了一场叫相思的感冒
最后把遥远的你吹到了我的心上

就像没有预料却终会抵达的春天
就像没有期待却终会落下的黑夜
就像没有浇灌却终会盛放的桔梗
就像没有祈祷却终被找到的水晶鞋
一切看似巧合的转折
却是命中注定无法幸免

就像你迎着四月第一天的风
大步流星地闯入我的生活
说,你渴不渴
不如我烧个房子给你喝?

评论
热度(30)
  1. 雲朵耳 朵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一只畸形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