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 朵 | Powered by LOFTER

垦丁的记忆

文/耳朵
对于垦丁的记忆
起始于凌晨两点的夜车
起始于车内过低的冷气
起始于我可怜兮兮的两个喷嚏

我用海边的牧场回忆垦丁
那是一片蓝天下的草地
马儿羊儿都活得那么诗意
我突然想留下来与它们群居
我已忘记那个牧场的名字
只记得你问村民这地儿多少一平

我用热闹的夜市回忆垦丁
那是吃货的天堂胖子的地狱
猪排奶茶芒果冰
少吃了哪个都觉得可惜
我已经忘记那条夜市的名字
只记得我穿梭得很快而你追得很焦急

我用惊艳的浮潜回忆垦丁
那是我第一次和水下的珊瑚们亲密
还有五颜六色美丽的热带鱼
它们欣喜地将我团团围起
我已经忘记那次浮潜在哪片海域
只记得不会游泳的你让我们笑没了眼睛

我用美丽的落日回忆垦丁
那是一种壮观旖丽的难以言喻
山顶的人们全都屏住呼吸
庄严地目送又一日光明的离去
我已经忘记那片落日的照片放在了哪里
只记得我猛回头撞入了你脸颊上的火烧云

对于垦丁我还有很多记忆
可任凭我再努力 
细节还是记不起
原来
我一直用垦丁回忆你

都怪车里过低的冷气
都怪我可怜兮兮的两个喷嚏
都怪半睡半醒中你丢来的外衣
让我开始有了跟你有关的一切记忆


----


关于垦丁就先回忆到这里


不属于你的还是少惦记


我若再踏上这片土地


应该还是会止不住泪涕


不为垦丁不为你


只为没有雾霾的好空气








评论(1)
热度(29)

我是一只畸形的耳朵